您的位置:首頁 > 科技頻道 >

華為沒芯片了影響手機嗎?麒麟芯片是否會再現輝煌?

來源: 小白科評 企鵝號 時間: 2020-08-21 11:29:45

麒麟芯片當然是華為手機的靈魂,盡管華為面臨的形勢形勢很嚴峻,但是麒麟芯片卻并非沒有未來。

因最新麒麟處理器的7nm、5nm制程工藝目前只有臺積電、三星可以生產,之前華為麒麟芯片一直是由臺積電代工。受美國打壓政策限制,臺積電很可能在9月15日后停止麒麟芯片代工。加上三星既是華為的直接競爭對手,且受美國影響更大,也并不可靠。

如果麒麟芯片代工問題長期不解決,華為手機當然可能面臨缺芯問題。但是一方面華為手機可以開拓芯片供應渠道,另一方面相信麒麟芯片一定能等到我們國家能自主生產的那個時刻。

芯片行業最流行的設計與代工協同模式

全球半導體行業的供應鏈特點就是專業化分工越來越細,鏈條越來越長,全球化日益流行。半導體產業鏈的長度和復雜度堪稱全球產業鏈條之最,半導體芯片行業有三種主流運作模式,分別是IDM、Fabless和Foundry模式。其中最常見的就是后二者的相互協同模式。

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模式,主要特點是集芯片設計、芯片制造、芯片封裝和測試等多個產業鏈環節于一身。當今采用IDM模式的芯片廠商只有英特爾、三星,其它業內大佬,再牛也只是整個產業鏈中的一環或若干環。

英特爾是連架構都是自己的,可稱為百分百的IDM,但是近年來英特爾已經明顯力不從心,在制程工藝上已經落后臺積電、三星很大。三星相對來說產業鏈能力很強,其本身也覆蓋了手機及半導體產業鏈大部分關鍵節點,但其還是使用ARM架構。

手機廠商中另一個大腕蘋果,其A系列手機芯片性能強勁,但也不是自己生產的,和華為一樣也是委托臺積電生產。其它手機廠商vovo、OPPO等自己則根本就沒有芯片,全部是外采使用高通、臺積電或是三星的芯片。

蘋果和華為海思、聯發科(MTK)、博通(Broadcom)等都屬于Fabless(無工廠芯片供應商)模式,該模式主要特點是只負責芯片的電路設計與銷售,而將生產、測試、封裝等環節外包。這種模式資產輕、初始投資較小,可以集中精力于研發設計,企業運行成本也叫小,主要就是人力成本及初始流片等費用。

臺積電是最典型的Foundry(代工廠)模式,它只負責芯片制造,甚至封裝或測試環節還有別的工廠負責。臺積電不負責芯片設計,只是專注于芯片制造。芯片生產行業有極高的投入壁壘,一條晶圓生產線動輒投入幾十億美元,關鍵設備光刻機等還具有高度的依賴性,比如頂級EUV(極紫外)光刻機全球就只有ASML(阿斯麥爾)一家供應。

最后,芯片設計行業還有個重大問題,就是關鍵的設計軟件EDA(芯片設計軟件工具)高度集中于美國。EDA三巨頭Synopsys(新思科技)、Cadence(鏗騰電子)和西門子旗下的Mentor Graphics(明導國際),都是美國企業。 這三家公司占領了EDA全球市場70%的份額,國內市場90%以上的份額。國內EDA行業與這些大佬們差距太大。

華為海思及麒麟芯片

華為具有超遠的戰略眼光,海思的持續高投入及產出都成為華為整個業務的基本支撐。

其實華為海思產品線眾多,用于智能手機的麒麟芯片(SoC)只是其明星產品之一。麒麟芯片獨具特點,在AI集成、SoC整合能力等方面具有優勢,已成為與蘋果A系列仿生處理器、高通驍龍處理器齊名的手機SoC。

特別是在進入5G時代后,華為以麒麟990 5G SoC在集成能力、網絡性能等方面已遙遙領先于高通驍龍和蘋果仿生處理器。

上文已經提到過,華為海思的能力主要體現在芯片設計,海思是不具有芯片生產能力的。因此華為公司在整個半導體產業鏈中,只具有少部分節點的領先能力。整個半導體產業鏈太長了,整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高端實力差距很大,短期內根本滿足不了華為麒麟芯片的配套需求。

華為消費者業務(含智能手機)及其在整體業務中的占比

長期以來華為都是一家通信設備制造商,以通信設備、企業(運營商)業務為主,消費者業務是近些年快速成長起來的業務板塊。

4G時代之前,華為在通信領域基本上還是追趕者,手機更是處在從貼牌機向獨立品牌過渡的階段。隨著4G網絡流行起來,華為不但在通信領域一舉趕超眾多跨國公司而成為毫無爭議的老大,手機業務也快速成長進入全球三強之列。到了5G時代,華為技術更是遙遙領先于全球,這才引起了美國的嫉妒羨慕恨而開始了全面打壓華為。

華為于7月13日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經營業績顯示,公司實現銷售收入4,54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1%, 凈利潤率9.2 %,難能可貴的是華為在外部惡劣的環境下還是取得業績增長,可見華為實力之強!其中,運營商業務收入為1,596億元人民幣,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收入為2,558億元人民幣。這是首次消費者業務超過華為傳統的基本盤運營商業務和企業業務。

華為手機目前在國內手機市場已經占據了40%以上的份額,創造了歷史性記錄,甚至在2020年二季度而一舉超越三星首次登頂全球手機出貨排名榜。國內市場電商平臺的手機出貨量很大,各大平臺華為(及榮耀)手機都以機海戰術而單據榜單眾多位置,線下市場也是遠超傳統的主推線下市場的vivo、OPPO品牌。

盡管華為消費者業務(手機占據很大比例)收入已經超過運營商、企業業務,但是限于行業特點,盈利能力應該還不是很高的。而且目前這個結果還有美國打壓、疫情影響等,這個態勢還不是很穩定。

美國的打壓,對華為影響極大。但其不只是針對華為,影響更不限于華為,會對全球半導體產業格局產生重大影響

其實美國對華為的打壓,其首要意圖并不是在消費者業務或是手機、麒麟芯片,二是針對華為在整個5G技術上的領先優勢。因為5G是未來至少二、三十年物聯網+人工智能時代的基礎支撐,誰掌握5G也就在這個時代占據了領先優勢。美國當然不愿意失去一個時代的高科技領先優勢,而讓中國領先。這才是美國打壓華為的根本原因。

美國的綜合科技實力是客觀的,以一個超級大國傾力與華為這樣一個民營企業PK,顯然實力是不對稱的,其打壓對華為來說當然很痛。但是讓美國幾乎用上了各種手段打壓一年多的華為,卻在今年二季度登上了全球智能手機出貨榜榜首。通信設備及運營商業務也在正常發展中。

權威的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發布的2020年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市場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二季度華為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5580萬臺,同比略降5%,但是同期三星智能手機出貨量5370萬部,同比下降30%,從而在2020年二季度華為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首次超越三星勇奪榜首。華為的成績,是真心不容易。

美國對華為的打壓,既是意在針對華為在5G領域的領先,更是瞄著中國高科技領域。作為中國最具實力的高科技企業代表,一旦美國能搞掉華為,這意味著美國就可以全面壓制中國高科技企業,誰冒出來打誰,遏制中國整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

但是中國在美國對中興、華為的打壓中已經徹底覺醒,從政府到產業界都在發力彌補短板。以中國的決心和投入,相信總會有一天能全面實現半導體、芯片行業的全面趕超。那個時候,美國后悔莫及,也改變不了全球高端半導體產業格局向中國轉移了。

上半年數據已經說明,華為手機不但在行業市場大幅度衰退中名次逆勢提升,華為公司更是取得業績持續增長。恰恰與美國的意圖相反,華為的發展和提升不可能被美國擋住。

短期的影響難以避免,但在解決芯片生產問題之前,華為一方面可通過拓展芯片供應鏈來應對可能的芯片供應問題,確保手機業務能夠繼續正常推進。

另一方面更會加大力度,在舉國努力下一起協同打造中國的配套產業。相信華為無論如何也不會停止麒麟芯片項目,到那時麒麟芯片在國產配套支持下,一定還會繼續輝煌。

美國打壓期間,華為及中國政府會不懈斗爭。加上美國的打壓政策是殺敵八百自傷一千之舉,高通、谷歌等諸多美國相關企業也因此損失慘重都在爭取恢復與華為的合作,美國政策隨時可能出現變化,轉機也可能提前出現。

刺激战场最新版本下载 七星彩开奖结果直播 广西快3赢彩专家 sg飞艇开奖app下载 股票推荐吧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河北省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今天湖北省的 融资炒股最惨的后果 上海时时乐彩票平台 七星彩网上投注平台 哪个平台有青海快三 买股票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中国有名的股评专家 云南快乐十分购买大厅 明天那个股票涨停